中国艺术网

许江:在葵园守望
2014-10-16 13:31:24   来源:新民周刊   评论:0 点击:

 许江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据他透露,“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将于明年春季移展上海中华艺术宫。巡展于全世界的葵,以“矩阵”的庞大体量重访上海,一定能让上海观众再次获得艺术享受,激发如浦江春潮般的思绪。
  展览呈现了许江近十年创作“葵园”主题下的作品全貌。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自己的艺术生涯几乎就是一个回访葵园大地的过程。于国庆前开幕的“东方葵:许江艺术展”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展厅中,是许江近十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展览共呈现了“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近五十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件,以及首次在国内展出的大型雕塑作品《共生会否可能?》等,这是许江继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路德维希博物馆巡回展出归来后的又一次大规模展示。
 
  许江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据他透露,“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将于明年春季移展上海中华艺术宫。巡展于全世界的葵,以“矩阵”的庞大体量重访上海,一定能让上海观众再次获得艺术享受,激发如浦江春潮般的思绪。
 
  劳作的间隙,躺在骨头堆里喘息
 
  《新民周刊》:许院长,我知道您是一位50后,你们这一代人有着共同经历与感情体验,就是吃了不少苦,基本上都是靠刻苦自学完成了大学以前基础教育,也可能凭借着兴趣爱好而成为专才或通才,然后付出数倍于常人的努力,实现登高望远的深造,最终成为出类拔萃的领军人物。你们这代人曾经蹉跎,栉风沐雨,但历经磨难而不堕其志,理想不灭,希望永存,经历丰富,亮点多多。在完成人生预设的目标后,甚至在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辉煌顶点后,你们依然豪情满怀,没有止步不前的迹象。而您的人生无疑有着更加鲜明的标本意义,您本人的经历与文化积淀肯定会影响到你的事业、中国美院的教学理念及校园文化。您出生于福州,中学毕业后在一家小工厂当工人……
 
  许江:我学画其实跟“文革”有关。1968年,我们一家下放到沙县,就是现在满大街都有的沙县小吃的那个沙县。临走前跟中学美术老师告别,他塞给我一捆铅笔,他说:“我看你有美术基础,你将来也可能要学画,很好。这是门手艺,学会后就不会饿死了吧。”我拿了这捆铅笔,跟着父母到了沙县,但也没有机会学画啊,就因为自己琢磨着学会了一点美术字,在中学里派了用场,当时在运动中嘛,学校里要出黑板报,这个就由我包了,还要画大批判的漫画什么,都由我来干。中学毕业后我去了农村,在那里当过代课老师,学校条件很差,一个老师要管几个班,什么都得教。我管体育、音乐、外语,有一度我还在三个学校当老师,先爬到山顶在最上面的学校教一上午英语,然后下到半山腰在另一个学校教两节音乐课,傍晚前下山到最后一个办在庙里的学校教两节体育课。到了寒暑假,吃编制的老师可以放假,但我是代课老师,每月24元工资,其中的一半12元是队里支付的,所以还得回到生产队参加田间劳动。因为我会写字画画,生产队里搞宣传布置的任务就交给我了,画画、刷大幅标语可以抵工分。后来离开农村时,我对学校里的孩子说:你们一定好好学文化,将来不会因为没有文化而太苦。我对中国农村是了解的,这段经历对我非常有用,是我的精神财富。
 
  《新民周刊》:回到城里,您大概进厂当工人了吧。
 
  许江:回到福州,在一家小工厂工作,那是一家骨胶厂,大老远地从内蒙、新疆等地运来动物骨头,熬成骨胶,但加工出来的都是半成品,再要送到其他厂里做成品,生产力相当落后,环境极差,骨胶熬制的时候有一股很难闻的臭味,半个城区都能闻到,所以我们厂也被叫作“福州第二火葬场”。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还是天天逮着有空就画画,厂里的宣传任务也由我包了。工余休息时,我们都躺在高高的骨头堆上,起身时一看,背后都爬满了虫子。那时我还偷偷看了许多书,外国名著,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都差不多看齐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牛虻》。看了这些书,我就跟工人师傅讲故事,他们非常爱听。
 
  《新民周刊》:您没跟一个画家比较正式地学过画吗?
 
  许江:那时候有名的画家都不行了,日子过得不好,根本不敢在外面教孩子。后来我凭着一点美术功底进入福州美术公司。这其实是个为商业企业服务的单位,哪里需要布置环境、橱窗什么的,就派我们小青年去,画他半个月、一个月。美术公司里有不少旧社会过来的人,资格很老,但被视作牛鬼蛇神,经过多次运动碾压,已经没有尊严了,但我仍然恭敬地向他们请教。我们公司里的年轻人学美术是相当自觉的,形成了以“四大金刚”为主体的业务骨干,我就是其中之一。“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一下子有七八个考进了美院。
 
  《新民周刊》:考进浙江美院,人生由此重开境界。
 
  许江:那当然,感觉是换了一个人嘛。我考进的是美院的油画系。当时校园的中心是一条长长的回廊,回廊的一头是图书馆,另一头是食堂。我们穿行于回廊,来回接受心灵和身体的滋养。但那时图书馆里只有几本外国画册;食堂里,每周有猪肉买的那两天,11点不到就排起了长队。大半年后,学院的领导将买汽车的钱省下来,将那年全国书展的外国画册全部买下。那些画册今天看来可能微不足道,但在当时,这些画册在院陈列馆中展出,在玻璃桌和玻璃橱窗里一天一页翻给大家集体阅读。全国美术青年从各地赶来,恨不能将这些画页吞入自己的眼中。

相关热词搜索:许江 葵园

上一篇:邵大箴:画家对全国美展获奖的压力过大
下一篇:齐建秋:白彬华书法结字雅正 章法谨严

分享到: 收藏
篮球比分 ope体育 火红彩票 篮球比分 大乐透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 博牛社区 中国福彩网 脱兔电竞 360彩票网 炸金花 博牛论坛 500万彩票 山东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广东11选5走势图 内蒙古快3 彩客网 彩客网 皇冠足球比分 足球彩票 懂球帝 皮皮麻将 福彩3D综合走势图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 凤凰棋牌 天天斗地主 波克棋牌 大神棋牌 欢乐棋牌 黑龙江快乐十分 彩票万能选号器 四人斗地主 王者荣耀赛事竞猜 江苏11选5 足彩胜负14场 篮球论坛 玩加电竞 腾讯棋牌 竞猜网 中国艺术网秒速赛车_永久网址9h123.com - 水立方冰场转换结构上午完工-中新网 秒速赛车_上9号363758.com - 人民网